m5彩票注册平台

首页 > 文史工作

毛玉佩传奇
发布日期:2012-07-25 16:10  来源:   阅读:3067

毛玉佩(17601833年)字孟迁,号石台,又自号为伴我山民。溪口镇岩头村人。1760年出生在累叶书香家庭,祖辈们耕读传家,勤学苦练,知书达礼。父锦程公中乾隆丙午科武举人,九年后叔锦云公众乾隆乙卯科举人。又历十二年二弟西庚公于嘉庆十二年中壬辰科文魁。玉佩公和他的堂兄哥弟四人都是诸生、县学生。一门三代书香索绕、礼乐盈门。他家居住在岩头下阊门,俗称登科阊门,因大门正面挂有“父子兄弟叔侄登科”匾额;也称旗杆阊门,因甬道两旁竖有两对旗杆石,有资格升降旗帜。他家平时演练的提力石,举重石和文房四宝至今仍有留存。玉佩公一直住在这个阊门的东北角,和我爷爷的世居房只差一箭之地。他的一生充满神奇,值得千古留芳。

     明洪武三年(1370年)石门始祖毛旭公之第十四世祖宣义公打猎经此,但见山明水秀、土厚地灵,遂卜居于此,玉佩公是岩头始祖宣义公第十六世孙,属“荣”字辈份。幼好读书,酷爱书法,日取古人法帖临摹,喜作七尺见方    大字,清末奉化著名进士孙锵赞颂毛玉佩先生的匾额为“两浙之冠”。传光绪年间,三石人赵霈涛所作的《刹源竹枝词》中有“文昌杰阁锁深岩,到此因知地不凡,前辈书名传两浙,自题伴我山人衔”。就是歌颂这个接触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 大字也称榜书,难在执笔,运管和立身骤变。玉佩公从少练就扎实的基本功,据前辈说,从早到晚刻苦用功,村口溪边石壁当纸,溪水当墨,天长日久是他的磨练阵地。早年,玉佩公客居苏州,某日一家中药铺开张,一个秀才正提笔在墙上写一个特大“中”字,刚把方框口写好,自觉一竖是关键,便停下来琢磨如何下笔。这是围观在旁边的玉佩公开言了:“中者心也,气也,心有气则活,这一竖是灵魂,能写好一竖,中字就活了……”秀才侧目一看是一个农民模样的人,便带着轻蔑的口气说:“你也知道呀?”玉佩公谦量地点点头回答:“我略会一点。”秀才恼羞成怒,把笔一掷羞辱他“那你来写吧!”玉佩公毫不示弱,漫不经心地说:“让我试试也行。”他手里拿有一把刚从市场上买来的芦花扫帚,在墨水缸里饱沾墨汁,抓起扫帚,对准口字上方,一戳一顿,猛地一落,又忽地往上一回笔,就把中字写活了,在场的人无不拍手赞绝,从此玉佩公声名鹤起,附近爱好书法的人或求书或传教,络绎不绝。晚年,他的书法益超神妙趣;奉化萧王庙大门左右两墙的“龙”“虎”两字是玉佩公真迹、相传有人嫌“虎”字(草体虎字)一竖太长、刷去了一截,结果失去了虎的威力与龙字不相称,致使庙的东南坍塌了一角,足见玉佩公的书法功力。

     玉佩公对书法精益求精,虽已千锤百炼,名声远播,仍锲而不舍苦心钻研。道光庚戌暮春仿写玉、米灯五种书体,谦逊恭让表示:“非求似也,籍以自闲身。”他邀请各地书法名家点译。守瓶庵士顾汉说:“石台老人所学法帖不下数十种,此五种结构精细,每于斌媚中时带严厉,有刚健含婀娜之意,岂老人用法不欲坠暗花美女态耶,是盖真能的其神而不袭其貌者。”石台同好天一阁范艳畴认为书法以用笔为上,而结字亦须用工,石台之“天趣”两字,龙精妙入神,其雄秀之气处于天然。

     公综合一生书写实践、参放吸收提炼名家之精华,著有《学书略则》为后世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。玉佩公酷爱书法也钟情花石,《奉化市志》称:“每见名花奇石,则忘情不去”,“见人有一花一石,虽书十余幅不受值,辄携花石而去。他一生慷慨挥毫,有求必应,正如古堇阮训先生说:石台翁喜作书,求着辄应,故留下墨迹甚多。如今奉化文保所有楹联收藏,摩崖石刻——“石泉”两字勤于岩头村口白象山东  临溪之岩壁上,自题丰润、结构匀称。岩头宗祠古庙有崇本堂,报本堂木质匾额。狮子山脚石壁上原有“伴我山,石台老人题”字样,惜于村内开辟收车路时被毁,新昌大佛寺有石雕:少有洞天。宁海、余姚各地均有匾额留迹。玉佩公一生仰慕书圣王羲之,在穿越一千多年历史长河的“右军石砚”上,欣然题刻“右军遗迹”四个字,并置于右军祠(庙)里,1964年右军庙毁,这块石砚不翼而飞,19888月的那场特大山洪,右军石砚竟重现于刹溪一曲溪滩边,如今在溪口博物馆里面世,有力佐证两位书法大家在溪口刹源地区结下的不解墨缘。

     玉佩公之书法艺术影响深远,特别是毛姓岩头族人每每以他为榜样引以自豪,默默地苦学勤练,代有书法之出类拔萃者。第二代以毛东  、毛钦朝为先,前者擅长大草,雄健苍劲,龙飞凤舞,字迹多见于碑牌、匾坊;后者精于楷书、古朴遒劲、笔笔精彩,邻村有红白喜事者多请他代笔。第三代人毛根土、毛天芳,俩人刻苦磨练,用笔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,被蒋介石邀区南京总统府写毛笔字,一个专写蝇头小楷,用于公文档案卷,一个专写胡桃字,用于公告公示上。

     1833年,邻乡响岩庙开光,一位书法家用竹壳紧捆,一头拷柔后饱蘸墨汁当椽笔启书庙名,近看粗糙,远看则见神见骨,挺拔有力,人人赞誉。玉佩公闻讯,穿上草鞋,带上雨伞,也去奔欣尝,他站在庙门前的广场上被书写惊呆了,出声赞叹:“好!好!”,不禁退后几步则更见神采,“好极啦!好极啦!”又后退几步竟手舞足蹈起来,大喊:好呀!好呀!兴奋得志记广场有崖,一脚失控、跌下了三丈深的高,死于非命,时年七十有三。以后响岩庙门口有人题写:密岩汪世昌笔,岩头毛玉佩跌。

     玉佩公时候葬于岩头杨家地斧头山半腰,这是他生前自己营造的。因公晚年遭遇独子仁干夭逝,已然无靠,非常人所能承受的痛苦,自觉来日不多,毅然自行设计安排后事。其墓造型独特别具一格。依山而筑,朝东南、地域开阔,墓径5米,高3.5米,坟圈用大块石砌驳,石碑高0.43米,阔1.72米。碑上左刻知县唐润书“众香园”三个大字,中刻表侄王麟飞撰的小叙,说明众香        10,呈半圆形,3米。再前为斜坡,离拜坛三、四公尺处有两块巨石,一块长方形,上刻“全归”两个大字,落款为“后学赵升敬书”。一块呈不规则,上刻“偕老石”三字。再前数米为外坟圈高1公尺余,右首角上有一进口处,阔1.8米,右侧石条上有“墓门”两大字,门边有对联:“得书口之道,仓山林之真。”落款教谕顾汉题。碑右前方也有一块斜形岩石,也刻“墓门”两字,有“表侄王麟飞谨书”落款。足见玉佩公的归宿地文气流溢,人文内涵深厚。

【打印该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版权所有:m5彩票注册平台 Copyright 2017 zx.fh.gov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
技术支持:奉化力延物联网有限公司